黎明灰烬 博客 +

后会无期

十多年前,班里传阅他的杂文集《通稿2003》。那是我看到的第一本他的书。十多年后,我坐在电影院里看他的第一部电影。十多年间,他写书、赛车、拍电影。而我辗转多地,所做的事情却和十多年前没什么两样——念书。

昨天中午,当看到《后会无期》的评分上映一天就从8.3掉到7.7后,我就预感这部电影和大家对它的期望不在一条线上。 今天,评分降到了7.6。

Continent

当我们在看电影的时候,我们在看什么?剧情?人物?镜头?音乐?
剧情就是电影的品质,是最难以捉摸的,作为最核心的内容支撑着电影,却总是隐藏在电影的深处。就像马路边的高楼里的钢筋,你要是不把房子拆掉,绝不会知道它是碗口粗还是牙签细。
人物就是电影的性格,矛盾、冲突、纠结、缠绵。一部电影是有趣的还是乏味的,基本上在人物这一环节就被定型了。
镜头就是电影的脸蛋,出门在外,全靠它。我记得电影开场前十几部暑期档的预告片来回播,其中一部很明显地与其他影片拉开了档次,就像人潮中逆行的剑客,一看导演——徐克。心中暗骂:靠!大导演就是牛逼。
至于音乐,不能说不重要,却也不能说无关紧要。音乐与另外三个元素的关系就像油门与档位,油门虽然关系到车速,但关键还在档位。
电影和人一样,首先你得脸蛋漂亮,这样别人才有了解你的欲望;其次得有性格,这样别人才会有深入了解的欲望;再往后就看个人造化了。
剧情只是故事而已,故事就是生活。

那么,当我们在看《后会无期》的时候,我们在看什么?
有人说这是郭敬明与韩寒、庸俗与文艺、纸醉金迷与清高理想、城乡结合部迷途少年与北上广高级知识分子的对决。哪有那么激烈的价值观冲突,大家都是为了省点钱到处找团购的年轻人而已。穷人何苦为难穷人。要真说有区别,无非两个导演一个在做商人,一个在做自己罢了。
“小孩子才分对错,成年人只看利弊。”

我是准备去看电影的,结果我看到了,韩寒、韩寒、韩寒以及韩寒。
是的。就是这些。
东极岛烧房子、旅店跑路、加油站交涉、亲兄妹见面……每一个点上都是韩寒式的“标准结局”。这种风格鲜明的荒诞转折要求观众对导演的行文风格了如指掌,大脑反应要跟得上导演转折的节奏,否则呈现出来就像是大街上的行为艺术,让人看不懂。我身旁的小姑娘就一直在向她的女伴讲解每一个镜头、每一段台词的转折与幽默,每一个。
这种骨子里的情节戏谑态度直接导致整部电影成为了一种戏谑。当火箭在空中爆炸的那一刻,韩寒完全失去了对整部电影的掌控。
读书和看电影是不一样的,书中碰到韩式冷幽默可以暂停下来细细回味想象;电影就不行了,观众没有时间来品味作品的冷幽默。读书是神交,看电影是面交。

吐槽正式开始。

首先是片头旁白展开的问题。我极其反感在电影中用大段旁白讲故事,尤其是信息量较大的旁白。画面在移动、声音在叙述,当两者内容不同步,没有什么关联的时候,你让观众的注意力放在哪里?台词的幽默还是画面的胶着?为什么放着图像这么好的叙事工具不用呢,要知道,光速比音速快八百多万倍。
其次是片中的人物。人物要有矛盾有冲突,但这种矛盾和冲突不能依赖于两个人在旅途中打嘴炮来完成;不能依赖于你说你的我说我的,谁说服不了谁就打一架了事,这是中学生思维。人物的冲撞需要依靠肢体动作、个人表情来体现。其实钟汉良要搭车的时候江河和浩汉的冲撞就表现得很好,但也只有这一处。
再次是叙事的问题。不知道是不是写字写得太多,导致导演在拍这部电影的时候还没能从作家的身份跳脱出来。无论是王珞丹解释为何要假装妓女,或者袁泉讲述父亲的离去,还是钟汉良谈他妻子的故事,永远都是只有嘴在动的画面。这和失败的旁白没什么两样,我仿佛在听一个电台播音,顺便浏览了一份PPT。
最后是故事的问题。总体来说,这部“电影”由这几个故事串接而成:东极岛出发、碰到假妓女、亲兄妹会面、钟汉良偷车、分道扬镳。这些故事本身没有问题,演员本身也没有问题,但为什么这几个故事要么透露出乏味,要么透露出网络视频的味道?这可能是导演的问题。
其实所有问题归结到一点:画面镜头就是一堆垃圾(王珞丹在旅馆和钟汉良谈偶像两场戏除外)。本片的镜头分为四类:脸部静态特写、全身静态特写、长约10米的路面现场、搞笑镜头。脸部特写没有表情纠结,全身特写没有肢体语言,路面现场没有张力,景色描写没有纵深。剧情、人物归根结底还是要依靠镜头来展现,我是在看电影而不是在留声机。

对电影来说,导演必须代替观众去想象,并将他想象出来的画面完美地展现给观众。
韩寒没有做到这一点。

至于笑点。确实很多韩式幽默,电影院里笑声还真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但幽默只是一种手段,不是目的。
我对韩寒是充满敬意的,甚至某种程度上将其视为我的启蒙导师。
但我不喜欢这部电影。

这文章本身不也是一样?乏味,无趣。
“没有什么励志故事。”

黎明灰烬 博客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信箱:i(at)jackwish.net

计算机

清 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