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灰烬 博客 +

关于「势」的讨论

《三国演义》开篇就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围棋中也用「势」来表述局势的期望。近几年类似的表述演化成「站在风口上,猪都会飞」,继而各种媒体纷纷叫嚣「下一个风口就是 XXX 」。虽然每次这里的 XXX 不尽相同,但「势」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每个人都想把握住「势」,因为这几乎意味着预知未来,可以占尽先发优势。但个人对「势」的把握各不相同。

「势」的几个层面

「势」从某种程度上可以看做是一种社会的性质,代表着社会演化的方向。而有人就有社会,不同规模的社会便蕴含着不同程度的势。这部分只讨论某个层面范围内的「势」,如何应对等话题留在后文。

小组内的势

作为打工仔,自然会在一个小组内扮演角色。以计算机行业的软件技术人员——程序员——为例,一般要负责软件项目部分功能的开发。

项目是有生命周期周期的。随着项目的演变,已有模块的重要性会不断变化,应对新需求的模块也会不断提出。某些模块可能在项目早期处于核心地位。但随着功能的完善,在项目成熟,进入维护型状态后,早期核心模块的重要性可能还不如一些繁琐的业务型模块。

这揭示了一个重要的概念——技术本身的难度和它在项目中的地位并不是正相关的。那么可以推论出——技术人员自身技术水平的高低,和他在某个时间段中对项目的重要性,没有直接联系。这也意味这水平高不代表薪资也高,对项目有价值才是重要的。当然,作为技术人员,还是要不断提高自身技术能力。

对于任何项目来说,只有真正解决了客户的问题,为客户创造了价值,项目本身才是有价值的。那么项目本身的势就是根据客户的问题,或者说产品的问题而转移的。项目中核心问题总是在不停变化,这便是小组内的势。

部门内的势

对于任何成规模成建制的企业而言,部门之间明确分工是很重要的。这一方面可以避免重复投资,重复开发;另一方面也容易划分业务群和责任范围。部门有自身的任务,小组作为部门的成员,其项目往往与所在部门息息相关。

小组的任务(项目)往往是部门为客户提供的解决方案的一部分。虽然解决方案中项目的变化,相对于项目自身模块的变化较为稳定,但部门的解决方案也是一直在变化的。每个时期总有占据核心地位的项目,也有逐渐退出主舞台的项目。并且,部门往往面向不同的客户提供多个解决方案,在一个时期内,部门内会有重要的解决方案和相对次要的解决方案,它们也在不断变化。

当问题上升到这个层面时,虽然解决客户问题依然是核心,但形式和层次已经发生了变化。作为解决方案,为了在客户中保持活跃度和影响力,往往要先于客户辨析出客户真正需要解决的问题,为客户创造他自己都不曾意识到的额外的价值。针对某个方向的解决方案也要吸引高价值客户,因为搞价值客户带来的收益能提升解决方案在部门内的地位,从而提升相应的项目的地位。

这很难,尤其是其中还掺杂了部门内的政治斗争。到这个层面,政治问题就和小组内部以和谐为主以具体工作为主的风格有所区别。部门的资源是有限的,有限的资源分配到多个解决方案中时,部门的管理层可能有所偏向。这种偏向虽然以给客户提供价值为主,管理层也要维护其从属小组的利益。当其关系链整体强势时,就可能会影响部门内的决策。

因此,解决方案的演化和部门权重的变迁是部门中「势」的核心问题。

企业内的势

在企业这一层面,问题就有点风云变幻了。

从小组内部直到企业内部,这一条线上的势,技术(或者说业务)的重要性是逐步降低的,取而代之的是政治问题。这是由公司自身的特质决定的。

业务在部门间一般是按功能划分的,企业的采取策略对各部门的生存就极其重要。对于部门或小组而言,其任务是非常明确的,可操作空间不大;但企业策略的灵活性是远大于部门内工作的灵活性的。我们经常可以看到某些企业放弃仍然大幅盈利的领域,随之而来的往往是部门的裁撤。而企业的策略则由高级管理层主导,因此部门(乃至企业)的前景往往取决于高级管理层。

当然,部门的负责人往往是高级管理层的一部分。考虑到一部分部门的重要性可能会远超其他部门,那么该部门在企业决策中将扮演重要决策。那么随着时间变化,当市场驱动重要性发生转移时,由于缺乏明确的来自客户的助于这一层面的反馈(即使有也往往是无效的反馈),企业战略的选择有时说服力就不够。这一方面源于行业趋势的预测较为困难,另一方面是因为企业决策层变迁相对行业趋势的落后性。其中后者更为突出。在企业中,当某部门明显能够掌控企业决策时,部门在决策层中的代言人显然不会轻易地做出不利于自己部门的决策。

当企业业务前景良好时,占据重要地位的部门的话语权会加强,甚至完全控制企业;而当企业业务疲软时,核心部门有可能会快速衰败,但决策的滞后性可能会引发企业在多个领域的溃败。企业的这种转变主要取决于重要部门对企业决策的控制力,而非真正的业务特征。

行业内的势

一般而言,或是市场竞争自然形成,或是政府有意控制,一个行业内总是有多家提供同质化服务的公司。在这个层面,势的因素趋于多样化,社会、企业、政府都参与其中,但最主要的还是行业内的竞争。

即使是企业的竞争本身也是多元的。多家公司可能会提供面向不同层次客户的产品,进行差异化的竞争。客户的价值在这里几乎达到了最大值,谁能充分满足客户需求,谁就能占领市场。

客户的需求在基本的要素之上会辅以多种多样的特征。紧紧抓住客户需求细微的变化,才能在行业发展的趋势中占据先机。但只有在行业创立初期,或者是激烈转型期,行业内的企业才能迅速发展壮大。在行业平稳发展期,企业更多的是维护现有客户,而非激进地拓展市场。

但同时,虽然企业之间竞争的手段虽然以争夺客户为主,但争夺手段中,资本的力量是不可忽视的,甚至可以说是野蛮的。足够强大的资本可以完全重新改造一个行业,而行业中的老玩家们却无能为力。政府行为也是类似,不过体面的政府一般不会过多干扰行业的发展。

在行业这个层面,我们最好是考虑「完全竞争市场」中的企业竞争。因为政府、资本这类问题已经很难说是行业内的问题了。

时代——社会的势

当讨论离开行业,上升到社会时,情况就大不一样了。

因为社会中不存在纯粹意义上的竞争关系。虽然社会的资源是有限的,但很难说清楚谁和谁是竞争关系。社会上的所有实体,包括个人、家庭、机构、政府、企业、团体,乃至国家等等,都是相互依存的关系。

时代的变化往往持续数年,但几乎没有人能观察到某个具体时刻所存在的最特殊的势。

政府对于社会的势拥有最强的控制力。即使如此,政府也无法完全控制时代。没有任何集合体能够阻止时代的演化,最多只是加速或是减缓。

时代也不仅仅限于人类群体。这颗星球所承载的整体便是整个时代,尽管人类社会可能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环。

时代演化的因素繁多,且与当时的时代背景紧密相关,几乎不可能总结出什么具有操作性的规律。像「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样的历史性趋势,对普通人的现实生活也不具有特殊意义。

顺势而为

长者曾讲过一句话「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行程。」古往今来成大事者所行之事必然都是顺应历史潮流。

顺势的重要性

这里要额外批判一个词汇——「识时务者为俊杰」——的误用。现代使用这句话时,往往是出现争端时,强势一方对弱势一方的说辞,要求对方做某种程度上的「墙头草」。这显然是对该词汇的错误理解。这里的「时务」指的是天下大势,而不是社会上的某种团体势力。

《晏子春秋·霸业因时而生》晏子:“识时务者为俊杰,通机变者为英豪。”

能识得天下大势的人才能称之为俊杰,才能引领时代的洪流。比如,诸葛孔明,醉卧隆中便能知「三分天下」的时代趋势。在了解时代的形势后,即使是微小的势力,也能过关斩将,逐步壮大,成就伟业。本朝太祖也是如此。所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提炼出来的。而切·格瓦拉忽视时代背景,强行运用与太祖类似的理论,最终走向覆灭是不可避免的。

和切·格瓦拉类似的问题在现代的一种表现便是所谓的「听过很多道理,依然过不好这一生」。这是理论没有结合实际的典型问题。任何理论都有其适用的背景,这本身就是一种「势」。对势没有了解,随意性地使用理论,有可能是逆势而为。

做事要顺势而为的原因很简单,任何阻碍时代发展的行业、团体都会被时代无情地摧毁。

辨识「势」

那么如何才能识得「势」呢?我们在第一部分已经从不同层面讨论过「势」。这只是「势」作为一个整体,在不同组织层面的体现。任何组织层面体现出的情形,都和「势」是紧密相关的。

从小组到部门再到公司的势是比较容易看到的。拥有成熟管理体系的企业或机构,会不遗余力地将「势」的核心变化传达到每一层。因为,即使有内部政治因素的存在,企业或机构作为一个团体,首要的任务还是维护团体的利益。这要求团体尽可能地在思想上行动上保持一致,这样才能成功地执行团体的策略,才能在激烈的竞争中生存。这应该也是我们的政府一直强调要学习中央文件的原因。基层的工作人员一定要尽量去了解中央的计划,时代的形势,这样在具体做工作的时候,才能将余量留给未来。

辨识行业的势和时代的势就比较困难了。当行业处于平稳状态时,没什么势可言;当行业处于变革状态时,势已经显而易见,且有人已经在「顺势而为」。最重要的是,行业的发展严重受到政府和资本的影响,自主性不高,难以辨认。时代的势乃是天下大势乃是天机,非绝世英才而不能识。

顺势的不同层次

最后,和第一部分类似,我们简单地从不同层次分析顺势这件事情。

作为普通雇员,首要的工作便是识别项目的势。只有识别了项目的势,顺应这个势踏实工作,才能取得突破,从小组内脱颖而出。

除了项目本身的势,要能辨别出项目在部门整体方案中的地位、前景等。如果有可靠的判断,便能依靠在小组内积累的能量促进项目的演化,去满足部门级别的需求,进而提升小组及自身的地位。虽然业务趋势是最重要的,但政治问题开始显现,如何在扎实业务的基础上合纵连横,也是一个重要问题。

在公司层面首先需要识别两样:一是公司内部的政治派别,二是行业内的变化潮流。认清了公司的决策机制,才能在变化中获得支持,占据先机。认清了行业趋势,才能帮助公司在变化中变换竞争手段,获得优势。当然,这两种要素能知晓一条就不得了了。抓住前者,能在公司内几乎立于不败之地;抓住后者,便是「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再往上由于能力有限,我就总结不出来了……

不过在外面这个时代,有一个人的一生通过顺势而为,彻底地改变了世界。这便是乔布斯。首先,他开启了数个产业,包括个人电脑、数字电影制作、音乐媒体、智能手持终端等。可以说,在他给出产品之前,这些产业要么不存在,要么在今天看来显得非常可笑。

当然,有人不同意这种观点,总是说什么 XXX 早在 ???年就发明了 #¥!。这是匹夫之见。乔布斯最大的特点是「精准」地识别了「势」,并能以其个人魅力引导苹果去抓住时代的机会。有人确实也知道「势」,但一般概念都是模糊的。譬如,可能大家都知道智能手机会改变世界。可是在 iPhone 之前,没有人知道到底什么样的智能手机能改变世界,智能手机通过什么形式去改变世界,被只能手机改变之后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如果不能回答这三个问题,恐怕并不能算是真正地识别了「势」,顺势而为也就无从谈起。

难题

就像前面所说,「势」本身并不是孤立的。其实只有一个「势」,其他的只是不同体现而已。识别「势」这件事本身已经有点先知的成分。而能精准地识别「势」,更是难上加难。这导致充分的顺势而为几乎显得不可能。

这就像阳光,频谱极宽,人眼能见的不过是其中很窄的一部分。即使是人眼能识别的这部分也可以分成三种基本色的混合。三中基本色不同程度的混合产生的颜色几乎无穷无尽,面对这无穷无尽的颜色,我们还会带上有色眼镜。那么最后,当我们看到一个颜色,将其描述为频谱中的某个频率时,它和在原初状态从太阳中发射出来时相比,还是同一个颜色吗?

黎明灰烬 博客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信箱:i(at)jackwish.net

计算机

清 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