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灰烬 博客 +

九月的降临

如果你不再注意对面楼下狗叫声,不再关心傍晚路上的雷雨阵阵。只要钓鱼的兄弟们鱼饵充足布凳子还软着,那在蓝光手电光照中鱼儿是不是准时上钩,天黑得早一点或晚一点又有什么所谓?

我却觉着不对。

白云朵距离天灵盖不过三十七公分,听不见响动只觉得凉风阵阵。一万只渡鸦挤作一团慌慌张张地往北飞,有人争吵说白云上面是乌云乌云下面是白云,谁飘得快谁飞得慢谁挡住了谁的去路。

预言里九月的出处。

一个小窗户里的大眼睛往天上瞅,一个小洞穴里寂寞的妖艳怪兽。马路边的梧桐树叶子修剪后光秃秃,渡鸦来不及停留要飞到下一个城市,今天夜里会不会路过上文提到的小洞穴的森林前。

说实话别浪费大家的时间。

吃完饭的时候感觉心里有点七上八下,要知道如今已不是仲夏。都说了开弓没有回头箭,谁还管你有没有信心有没有准备。

我是在昨天絮叨着要多穿两件,晚上又猛吹了空调,伴随着日益下降的空气质量,潇洒地在咳嗽声中请了病假。

战争进行的时候谁都没有退路。预言中的王子尚未降临,大地和人民早已满目疮痍。

寒潮已经来临。

这看起来像实际上也正是的语无伦次乃是刻意营造的虚假诗意。心绪的浮躁和耐心的缺失使人不能面对片刻的安宁。然而毫无诗意的矫揉造作的键盘侠使得这篇无法继续。

月圆了又圆圆了又圆圆了又圆已经快三十个年头,对于过去未来似乎也没有特别美好的回忆憧憬。辩证法逻辑思维并不能帮助你的生活变得生机盎然,而那本来也不是它们的本意。

一场较为刻意的悲剧的气息笼罩着全场,还特别地伴着时断时续的淅淅小雨。在着渐凉的季节里有人欢呼雀跃有人眉头不展,有人麻木不仁地抠着鼻屎斜视着路边的红绿灯。

一味深沉。

身披金色战甲的英雄王子如果没有在这一刻出现,那自然也不可能出现在下个月的前线,应该吧。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当夜色散去黎明复归,一切又徒步到正常轨道。正常轨道似乎就是日食三餐夜眠七尺,然而现如今却远非如此。

不过这不重要也没所谓,毕竟时代巨轮的燃油,乃是由你我构成。是否有一丝安慰?

黎明灰烬 博客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信箱:i(at)jackwish.net

计算机

清 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