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灰烬 博客 +

2012年的第一场雪

四个月了,在北京。

刚来的时候,有个朋友问我:你在北京开心吗?
我说:没啥感觉。

真的没什么感觉。如果我每天只是吃饭、上课、玩游戏的话,在哪个城市都一样。
但我想说的是,我真的一点都感觉不到兴奋、开心、惊喜什么的,无论去什么地方。
也无法对一个姑娘燃起强烈的带有毁灭性的爱慕之情。

那些令人窒息绝望的感情、体验对我来说好像都太过遥远了。遥远得令我怀疑有些东西是否曾经真的存在过。

2012-snow

(我是拿手机拍照的那个人……)

这小半年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到现在我也说不清楚。

时光总是匆忙流淌,而人对人又总是太残忍。

我觉得我跟大学时完全不一样了,我会早上七点半宿舍第一个爬起来去上课,甚至多数时候都坐在前三排。
我会在作业下来的头两天就考虑怎么写,甚至会尽快做出答案给别人看,无论那是多么无聊的课。

我会在考试快到的时候每天背着书包去自习,去找各种人弄往年试卷,会尽力把可能考到的题都弄明白,起码知道该怎么解答。
迄今为止在考场上没有碰到特别棘手的难题,而且,我一定会是第一波交试卷的人。

有时候我会一个人戴着耳机出去瞎溜达,没有目的地,也没有什么人要去见。
我会把看过的每一本书、每一部电影、每一首歌都在豆瓣上标出来,写个十来字的短评。遇上特别的片子,我甚至会写一篇博客来讨论讨论。

我会约一个姑娘去吃饭、自习、看演出。我会给她讲笑话,讲我以前的事情。我会在所有能帮到她的时候帮助她。尽管我并不是很喜欢这个姑娘。

思来想去,这些就是小半年做的事情了。

彪叔、大圣、秋秋、斌斌、毕老师、小狗、老猪等等,你们肯定不相信我现在这么乖,我连自己都不敢相信。
科苑的孩子们,你们绝对不可能知道我在SEU过的是什么日子。科苑今年招的几千人,我这样的绝无复本。

但问题是,我发现,在我做了这么多事情后,到今天并没有感觉到与大学有多大的不同。
我依然不明白考过的试都讲了什么内容,没有去帝都的好多地方玩,也没写出一部像样的剧评或书评。
我不觉得现在的生活相比变得更好了,因为,真的没有。

当你试着去改变你的生活,试着使用不同的生活方式、进入不同的环境。
你觉得的一切都是新的,你所从未经历体验的,你觉得你真正的改变了自己,改变了一切。
直到有一天,你却突然发现什么都没能改变。

这是多么可怕、多么令人沮丧的事情。

我一直都幻想着可以去遥远的地方,去遥远到天涯海角的地方。
我想去最高的山上嚎叫,想去最深的峡谷奔跑。
想像教徒一样穿越荒漠,想像野人一样蛰居荒林。

可是,我好想根本不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我开始怀疑是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源自一场可笑的自我欺骗。
而我沉迷其中不能自拔。

我怀疑这个世界上假的东西太多,美的反面是丑恶、繁华的背影是落寞、上帝的背面是恶魔。
我怀疑越假的东西就要用越多的谎言去掩盖,比如理想,比如爱情。

生活应该是什么样子?理想应该是什么样子?爱情应该是什么样子?崇高应该是什么样子?

我是不是像个无可救药叽叽歪歪意志消沉的愤青?

天桥下每天都会过不知道多少辆车,每到傍晚会从四环一直堵过来;天桥上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小贩,随着季节变化卖作业本、手机贴膜、水果、帽子手套;灌饼店每天早上都会有一圈人排队,老板娘有点像周迅;公寓楼下挂了好多圣诞用的五颜六色的灯,每天都会有抱着花的少年走过去……

可是,他们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我自己都不太明白。
唉…不想说了。

黎明灰烬 博客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信箱:i(at)jackwish.net

计算机

清 谈